此前,曾有媒体记者调查暗访,在疫情期间,去国外选代妈试管生子受到影响,国内地下代妈试管活跃,需求量增加,代妈试管价格水涨船高。

  但国内这七八十万的代妈试管价格并不是一般家庭能够负担得起的,而且国内代妈试管生子违法违规,乱象丛生,人财两空的现象时有发生,而乌克兰因其价格便宜,合法合规,服务好成为了众多代妈试管生子家庭的首选之地。所以纵使疫情还未离去,许多有代妈试管生子需求的家庭仍前往乌克兰。

到乌克兰选代妈试管生子 

  已做好充足的防疫工作,打了新冠疫苗

  李女士跟丈夫准备下个月,4月初的时候就过去基辅,夫妻俩跟我们说,他们夫妻俩手续都已经办妥,并已买好了飞往基辅的机票。当问到夫妻俩是否担心乌克兰疫情,夫妻俩笑着回我们,他们去年就已经打了疫苗,夫妻俩说,他们问过了医生,其实打了疫苗并不影响做试管婴儿,间隔一两个月就已经足够。

  李女士是先天性子宫畸形,今年已经39岁,担心随着年纪的增长,卵巢功能会变的越来越差。李女士说,“唉,要是自己能生,他们夫妻俩何必要如此折腾,跑去乌克兰选代妈试管生子呢?”

  不担心疫情,就是大号流感

  来自深圳的高先生夫妇都是已年过五十多岁的失独人士,夫妻俩刚打完疫苗不久。夫妻俩说,他们打疫苗的目的就是准备去乌克兰选代妈试管生子一个小孩。他们觉得疫情没什么可怕的,为了孩子纵使刀山火海,他们也要去试一试。

  “况且这疫情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高先生对于疫情很是乐观,他讲这疫情就跟大号流感差不多,致死率极低。他有在美国的朋友,他朋友一家人都感染到新冠,还包括两个老人,最后都治愈了,就跟感染到流感是一样的。这疫苗就相当于是保命符,打了的话,万一被感染了,也不会转成重症。

到医院做产检的乌克兰试管代妈 

  到医院做产检的乌克兰试管代妈

  看着眼前这对满脸沧桑的夫妻,我们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了光亮,去乌克兰挑代妈试管生子看似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却给这样一对父母带来了希望。

  疫情也阻挡不了赴乌选代妈试管生子者的步伐

  像李女士夫妇、高先生夫妇这样有代妈试管生子需求的群体在中国有着庞大的数量,据此前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不孕不育患者人数多达5000万,全国平均每8对孕龄夫妇中就有一对面临生育方面的困难。在现有的不孕不育患者中,有很多人是先天性无子宫、子宫发育不良、接受过子宫切除手术或其他不适合再怀孕的疾病患者,这些人要想要一个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就只能借助代妈试管生子。

  加上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影响,在我国高龄失独现象已成为社会一大问题,据卫生部《2010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估算:我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家庭,全国失独家庭超百万个。这些家庭大多都是高龄家庭,这自然怀孕再生一个俨然是不太可能,而如果想要重新要上一个孩子助其从失独的阴影中走出来,也就只能借助于代妈试管生子了。

  不过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似乎给这些远赴乌克兰选代妈试管生子的人士增添了不少阻碍。尽管疫情仍在,但是通过我们芭比果果去乌克兰代妈试管生子的人士依旧还是挺多的,海外代妈试管生子计划虽然受到了影响,但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赴乌选代妈试管生子者的步伐 

  随着疫苗的普及,全球的疫情都已趋于平稳,中国人过去乌克兰只要做好了防护,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其实乌克兰疫情严不严重倒不是很多夫妻最担心的,反而是有些夫妻因为种种原因出不了国急得抓耳挠腮。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冲击,地下代妈试管生子产业自然免不了。不过随着疫情渐渐平稳,那些有代妈试管生子需求的家庭以及代妈试管生子公司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这些远赴乌克兰借腹生子的人,他们不得不远赴万里之外的乌克兰,尽管疫情仍在,但为了个孩子他们冒险跟折腾,他们何尝不是可怜人呢?他们是否也应享有生育权,对于他们,我们是否应该要多些同理心与包容?